龙门吊女司机:与“一带一路”共成长

发布时间:2024-03-01 01:47:10 来源: sp20240301

  丝路青年说(五)| 龙门吊女司机:与“一带一路”共成长

  西安国际港站,全国首个不沿江、不沿海、不沿边的国际陆港。在这座港内,每天往来着10余列中欧班列(西安),是西北地区最大的国际物流枢纽中心站。无数铁路工作者夜以继日地忙碌在各自的岗位上,为数以万计的商品货物的流通提供着保障。

  龙门吊司机袁佳静正是这些铁路工作者中的一员。她所操作的龙门吊,是一台高达十数米的庞然大物。而她则是西安国际港站所有的龙门吊司机中的第一位女性。

  “因为我比较喜欢挑战这些大型的东西。以前我还是货运员的时候,看见师傅们开龙门吊卸钢材,我就觉得这个东西好像挺帅挺酷的,就想去接触一下。”谈到自己成为龙门吊司机的缘由,袁佳静这样说到。“后来我们车间提倡培养‘全能型复合型人才’,鼓励我们去学一些装卸类的器械,我就开始学习正面吊、龙门吊操作。”

袁佳静正在操作龙门吊 海外网 谢明/摄

  勇于尝试、追求突破,同时又肯学肯干,凭着这些品质,袁佳静入港工作近七年就拿到了客运员、货运员、正面吊和龙门吊四种工作的资格证书,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多面手”。不过,这个过程中也少不了一些波折。要成为一位优秀的龙门吊司机,袁佳静还需要面临很多挑战。

  “恐高。”袁佳静说到,这是她想到第一个的挑战。要操作龙门吊,袁佳静要爬上龙门吊侧面的楼梯,上到悬空且距离地面十多米的驾驶室进行操作,高度带来的发自本能的恐惧是每个龙门吊司机都要面对的。“上了之后发现它那个楼梯台阶都是镂空的,一边上,就能一边看到脚下离地面越来越远。我们当时有五六个同事一起报名,后来听师傅说有几个同时因为恐高,压根就没敢上去。”

  除了恐高,袁佳静还需要面临其他生理方面的挑战。比如,作为一位女性,上厕所是一个大难题。如果要上厕所,就必须停下机器从上面下来,这会非常影响工作进度。为此,袁佳静经常在工作时连续四到六个小时不喝水,以免需要上厕所。再比如,袁佳静因为近视需要戴眼镜,但是因为龙门吊司机在操作时需要低头操作,镜架经常下滑,这也会对视线造成不小的影响,袁佳静因此开始佩戴原来不习惯的隐形眼镜。

  诸如此类的困难和挑战,袁佳静在工作中不断遭遇、不断解决,为了工作不断地克服着自身的局限性。同时,袁佳静也在不断学习和熟练机械的操作。

  袁佳静的工作,是操作龙门吊将列车上下的集装箱进行装卸。在此过程中,吊具、列车和集装箱的链接与脱离工作是需要司机们非常集中注意力的重要环节。在操作时,往往需要有另一位工作人员在龙门吊下负责观察吊具、列车和集装箱的状态,司机需要和下面的工作人员进行确认后才能进行各项操作。“我们卸车必须跟底下的人紧密联系,他们会看着我们一点一点地提钩,然后确保那个箱子和平车脱离以后,我们才可以大胆地提箱子,不然就会容易把整个车提起来。”袁佳静介绍到。

袁佳静正在吊起一个集装箱 海外网 谢明/摄

  老师傅曾告诉袁佳静,龙门吊司机一定要“胆大心细”。尽管龙门吊是一台庞然大物,但要作为司机却要操作它进行非常精细的操作,比如要精准地把吊具上的锁具对准集装箱的接口,多次操作都无法对准的情况也又发生。面对这种情况时,袁佳静也难免感到焦躁不安。“心里有崩溃的感觉,但是要极力平复自己的心情。我就给自己心里默念‘不能这样,你手里提着多少吨东西,不能忽视大意’。”袁佳静说到。

  随着操作的时间越来越长,在师傅的指导和自己的努力下,袁佳静的操作越来越熟练,效率也越来越高。

  “正常来说,我们一天一个班的作业量就能达到600个箱子左右。我操作一个箱子的平均时间就在 3 分钟左右,快一点有可能也就 2 分钟。”袁佳静说到。

  2013年,西安开行了首列中欧班列(西安)。从2016年参加工作到现在的7年间,袁佳静也见证了中欧班列(西安)在这里的发展变化。疫情期间,袁佳静还在西安港内见证了中欧班列(西安)对全球抗疫工作的支持和贡献。“我们有时候会给外国发送一些救援物资,比如一些食品、口罩、防护服,以及医疗器械等等。”袁佳静回忆到。

正在等待着被中欧班列(西安)运往世界各地的货物 海外网 谢明/摄

  截至2023年9月28日,中欧班列(西安)已累计开行突破20000列。此外,中欧班列的运输时间也更加稳定、准时,速度也日益提升。中欧班列和中国铁路运输事业的发展也激励着袁佳静继续进步,通过高效、高质量的集装箱吊装作业,为中欧班列(西安)保驾护航。(文/张子旭)

【编辑:曹子健】